墙头可绕地球800圈

陈伟霆 李易峰

Gackt Hyde

VR

最近沉迷

镇魂

新田真剑佑


低热人士

存放处.

可 乐 贩 卖 机

© 可 乐 贩 卖 机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顺懂【惊蛰】

听了国境四方有点上头,

没啥水平的捅个刀,玻璃碴!仙女们注意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是惊蛰。

李懂醒来的第二个清晨。

他静静的坐在病床上,看着窗外。

干净的衣服,干净的脸,和一双永远清澈的眸。安静的,仿佛眼里只容得下那一片天上的云。

徐宏走进病房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,他才缓慢的转过了头。

大概是因为看久了天空,他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泛着小小的水波。精致的侧脸藏进初春清晨的微光里。
透着温柔,也写着倔强。

仿佛还是那个刚入伍不久的少年,不曾经历过那些不经意就会降临的离别。


还好么。


徐宏放低了声音轻柔的问他。

他艰难的开口,声音沙哑,扬起了一个很淡很淡的微笑。


我没事。真的没事。


李懂说的很坚定,

是告诉徐宏,也是在说服自己。

像每次任务结束时一样,徐宏揉了揉李懂的头,仿佛这样就能解开李懂心里的那些结。

他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漫天战火的日子,有太多沉重的故事,融进了他们的生命,迫使他们成长。李懂也不再是那个有些胆小有些懵懂的少年了。

 

我给你削个苹果吧。

徐宏没有再问他什么,安静的病房里,只剩下水果刀与果皮之间沙沙的声响。

 

上一次,我受伤,是他给我削的苹果。


李懂开口打破了沉静,他缓缓的说着。


明明自己手上也都是伤,还跑来给我削苹果。
你们都说他又拽又聪明,什么都难不倒他,可我就觉得他是个天大的傻瓜。

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回忆,李懂的微笑开始有了温度。

他第一次说喜欢我也是在惊蛰。

在舰上,大晚上非要拉着我去吹海风,还被队长发现了,害得我和他一起被罚了好多俯卧撑。
他每做一个,都要说一次李懂 我喜欢你。


徐宏放下了削好的苹果,静静的听李懂说着。


他想起了战场上,对讲机中李懂声嘶力竭的那一声声“顾顺”。

 

徐宏带着2个救出来的人质,避开几处爆炸,狼狈的躲在车后,等待增援。

徐宏!徐宏你们怎么样!收到回话!我们马上支援你们!挺住!

杨锐大声的在对讲机里叫着他的名字。

没事队长!撑得住!对方火力已经减弱了!

 

顾顺的每一枪都准确无误的击倒了敌人最重的火力,为徐宏打出了一条突围的路。


顾顺李懂,我接应到徐宏了!掩护我们!

收到。

队长那边被盯住了,懂,稳住。他们不止一个狙。我先帮队长解决重火力,你帮我把他们找出来。

好。

李懂听着顾顺的指令,感受着与他同步的呼吸,以及右肩上熟悉的重量。这些让他相信无论战况多么惨烈,只要他们在一起,就一定能赢。

9点钟方向,塔楼里。

上弹,开枪,一击命中。

李懂不停的在搜寻另一个人的位置,却一直没有看到,他几乎能感受得到自己剧烈的心跳。

别慌。哥在呢。

一声枪声传来,打穿了他们身边的墙壁,也暴露了敌人的位置。

3点钟方向,三楼窗户右边!

看到了。

顾顺专注的瞄准,仍是一枪命中。

正在李懂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,子弹穿过皮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甚至溅了他一脸温热的血。

顾顺闷哼了一声,李懂便感受到右肩一轻,顾顺的枪落到了地上。

顾顺!!

李懂刚要转身看他,却被他阻止了。

让我看看!

没事,打到肩膀了而已,你拿我的枪,把最后这个干掉。

李懂压制住心里突然翻涌起来的不安,拿起了他的枪。

顾顺倒在一旁,看着他专注的样子,血流了一地都是,他一直盯着李懂,仿佛想把他好看的模样死死记住。顾顺用力的按住脖子边被打穿的动脉,抹掉了嘴边涌出的血,尽力的稳住自己的声音。

我不会看错人的,李懂。

上弹,瞄准,李懂一枪爆掉了那个已经瞄准杨锐的狙击手的头。他从来,都没有让顾顺失望。

放下枪,李懂立刻就回头去看顾顺。

你不是说只是肩膀么!顾顺,我日你大爷!。那是李懂第一次在他面前说脏话,却也是最后一次。李懂用力的按住顾顺的伤口,看着顾顺苍白的脸,流了一脸的泪。

队长!队长!顾顺受伤了!!

顾顺说不出话,嘴角还挂着一抹专属于他的痞痞的笑,他用掉最后的力气,只为擦掉李懂脸上的泪。


回忆停在了这里,李懂甚至不记得他是怎么回到舰上的,他满脑子都是顾顺染着血的侧脸,记忆中那个张扬的人,连面对死亡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却唯独怕李懂在他面前掉眼泪。


他其实是个很温柔很浪漫的人。虽然老爱和别人斗嘴,还总是要和我抬杠。第一次正经约会,竟然约我去游乐场,还和我说他小时候恐高,见到跳楼机就会害怕的大叫,我才不要信他。

徐宏是第一次听他讲了这么多他们之间的事。那字里行间透出的幸福,让徐宏的心犹如针刺。

他见不得我哭,我就再也不会哭了。

李懂咬了一口有些泛黄了的苹果,和那年顾顺削给他的一样甜。

 

多年以后的惊蛰,

李懂站在甲板上看着湛蓝的大海,仍能想起顾顺第一次说爱他时候的样子。李懂总是想,如果顾顺是鱼,那他一定是一条大大的鲸鱼吧,用他宽厚的脊梁,就撑起了李懂这一生所有的爱恋。


军舰缓缓的前行,战士们清楚前方也许会有死亡让他们与所爱的人分离,但是他们无悔无惧。


因为他们所守护的,是这个国家。


永远的碧海蓝天。

 

 

评论(6)
热度(51)